您的位置:首页 > 铁投万里行 > 行纪

“铮铮铁军”亦有柔情

“万里行”一路采访我们认识了很多铁投人,他们面容沧毅,行动敏捷,爽朗而豪情。我们问及了关于家庭的话题,他们中有的把家“搬”到了工地,有的长期与家人异地,整个交谈过程,他们的言语神情,细微处都透露着对家庭的骄傲、对家人的温柔、对家的愧疚与厚爱。家,是这一群刚劲英勇的铁军最柔软和温暖之所在。

从四川最南端攀枝花,一路沿汉源、金口河、峨边、自贡、蓬安向北前行,我们记录了一些建设一线“双职工”家庭的故事,将在文稿中与大家分享。

“他让我敬佩”

从攀大高速现场回到攀大公司驻地,我们遇到一位女士和她的妈妈,带着两个孩子在过道玩耍,一番交谈,我们得知,这是接待采访组一行的攀大公司纪委书记万新夫的妻子、母亲与两个孩子。我们因此萌生了写写一线“双职工家庭”这个话题的想法。

万新夫妻子名叫李莉,夫妻俩都是外省人。2015年李莉研究生毕业,两人相约一起来到攀大高速,结束异地恋,也是这年底两人结了婚。2018年夫妻俩在攀枝花迎来了第一个孩子,今年又添了第二个。

“房子买在成都,一直空起的”,万新夫告诉我们,女儿出生以后,为了方便照顾孩子,他把母亲从江西接到了攀大高速驻地,项目反而成了一家人生活的地方。交谈中,万新夫露出了幸福和满足的笑容,在他看来,他们较两地分居的夫妻来说,占了很大优势。

夫妻俩对“家在项目”态度出奇一致,我们问及李莉,在项目的生活会不会苦,李莉告诉我们“我觉得不苦,两个人在一起就一点都不苦”,在她看来,只要夫妻二人能够在一起,不管去到什么样的项目都是好的。夫妻俩的信任和爱护虽心照不宣,却彼此相连。谈起自己的丈夫,李莉脸上有了笑,眼里多了光,“我觉得他是一个比我优秀很多很多的人,我比较敬佩他。”,在李莉眼里,丈夫工作能力强,为人处世好,李莉笑了起来,但这种话我从来没有和他说过”。

谈起孩子,也让夫妻俩有了心事。“前段时间孩子生病,我抽不开身,还是她(妻子)带孩子去了十几公里外的医院。”万新夫说起这事,仍有些歉疚。对妻子李莉而言,这些并不算什么,她总是给予丈夫充分的理解和支持。如今,攀大高速即将通车,通车后将从建设期转入运营期,孩子也到了快上学的年龄,夫妻俩还是想把孩子送回成都上学,但工作在外地、孩子在成都,也会存在困难。不过对于未来,万新夫很乐观,“建设期转运营期,我们有很多新知识要学习,也要结合新业务更好地履行工作职责。集团发展需要我们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家庭方面也希望越来越好,可以把两个孩子读书的问题解决了,希望她能继续把家里照顾好”。

在攀大高速的行程中,还有一个小故事,晚餐时万新夫与采访组一起用餐,当天也正是妻子的生日,安排好工作,他便赶回家陪妻子过生日了。小小的举动,让我们联想到在驻地采访夫妻俩时,两人牵着孩子的手,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孩子,从过道另一端言笑晏晏地走来,时值正午,千阳灿烂。

在万新夫与李莉夫妻俩身上,我们感受到,家庭是国家最小的细胞,牵手走一条路,是对一个家庭的温柔,相伴建一条路,则是对千万家庭的温柔,建设者爱国,也爱家。 

“跟到退休

在峨汉高速乌斯河特大桥,我们采访到了一位“老熟人”——安全环保科长王太友,采访组的一位同事曾在雅康高速泸定大渡河大桥与王太友相识,因此我们亲切地称呼他“老王”。老王已经在建设一线28年时间了,这是他工作的第9个项目,正如老王所言,“说起来有趣,上个项目在泸定大渡河,这个项目在乌斯河大渡河,从大渡河上游干到了下游”。

老王说起话来中气足,笑容灿烂,让人感到轻松,但实际上,大渡河在与岷江交汇前,穿梭在深山峡谷之间,气候干燥,河谷大风有时能达到12级,正因此,老王有着长期在山区野外施工的面容特征:干燥而黝黑,但显得很刚毅。别看老王平常爱笑,工作中却非常严肃,这也让他的妻子郝永玲很担心,“他性子直,说话严厉,容易得罪人。我理解他,管安全压力大,也常常睡不好觉。”

从孩子上初中读住校开始,郝永玲跟随丈夫到项目已有10年了,这是她跟随丈夫的第4个项目。郝永玲告诉我们当初孩子上学,没有办法只能两个人分开,现在(孩子已上大学)也算完成任务项目上待我们(职工家属)很照顾所以两个人在一起更好,这样我们能相互照顾。我希望他一切平安。

聊起与妻子异地的时光,王太友回忆,那时交通不便,相隔两地,都是靠写信联系在妻子郝永玲看来,丈夫是一个不善表达感情的人,但对于丈夫写的信,尽管过去多年,她仍然记忆犹新。基本一月写一封,我也给他写,内容很简单,就是老人、孩子工作,也有写思念我,我现在都还保存在家里。从前的爱情,不像现在这么浮躁目的性强。让她记忆最深刻的一封信,是孩子刚上小学时写的,“那时候孩子才读一年级,他就一排字一排拼音写信。”

对于孩子,老王流露出了一些遗憾。“这方面(陪伴孩子成长)还是很愧疚,那时候孩子的生活对我来说很陌生,毕竟从小没有在一起,很少交流。”说到如今和孩子的沟通,老王则露出了自豪的神色,他已经找到了法宝,“现在交流多些,以朋友的方式和他(孩子)交谈,他很乐意”。对于孩子的未来,夫妻俩都表示,希望孩子从事路桥行业,老王告诉我们,我特别想他学环境和安全,因为我是从事这个行业的,还是想他对我能够理解。不论如何,希望他诚实、孝道(孝顺)

在采访郝永玲时,正好赶在做晚饭的时间,老王从工地回来,放好安全帽便进厨房忙碌起来,郝永玲告诉我们,平常都会由老王炒菜,老王知道她爱吃什么,应季的水果总是第一时间买给妻子吃。当问到会不会一直在项目陪伴丈夫,郝永玲说,“老王还有几年退休了,如果退休前孩子那边不需要我照顾,我就跟到他退休。”

与王太友和郝永玲交谈的过程中,让我们感受最深的,是夫妻俩20多年的相伴不仅没有褪去热情,相反,谈及爱情两人会有些许羞涩,生活细处的话语、眼神、动作却娴熟而默契。或许爱的本质不是轰轰烈烈,而是平凡中的相伴,是我懂你的喜乐、你懂我的艰辛。 

彼此照顾,我认为是更重要的事

沿高山间的国道,在乌蒙山里行进了近一小时,我们一行来到峨汉高速的重点控制性工程——大峡谷隧道。在这里,我们遇见了刘邦与邹果夫妻俩的爱情故事,这是一场“双向奔赴的爱情”。

2013年,邹果通过相亲认识了“工程人”刘邦,两人所学专业都与工程相关,因此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没过多久,因工作需要,刘邦前往了巴陕高速米仓山隧道项目。为了爱情,邹果毅然辞去城市里的工作,跟随刘邦去了项目。在别人眼里,这里远离城市、没有双休,不值得,但是邹果不这样认为,采访中她告诉我们,“面临选择总要舍弃一些东西,我们能够在一起,彼此照顾,我认为是更重要的事。”邹果为爱情的奔赴也没有让她失望,这年底,在米仓山隧道的见证下,她与刘邦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两年后,夫妻俩迎来了儿子“乐乐”。

2017年随着米仓山隧道完工,刘邦调往九寨沟项目,收尾工作结束后,邹果来到峨汉高速大峡谷隧道,但这一次她是幸福的,因为丈夫刘邦选择了“为爱奔赴”。“她(邹果)9月份到项目,我紧跟着就申请调过来了”,刘邦告诉我们,随着项目生活和工作环境的改善,越来越多的女职工也到项目上工作,公司对于“双职工”家庭也更加照顾,一般都会安排在同一个项目工作。

尽管同在一个项目,但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夫妻俩也常处“异地”。峨汉高速大峡谷隧道是目前“世界第一埋深”的公路隧道,最大埋深达到1944米,穿越的地质结构复杂,岩爆、涌突水、坍塌等灾害风险大。为了保证施工安全、质量、进度,身为试验检测负责人的刘邦随时都需要进洞工作,刘邦告诉我们,“我在上面(施工现场)要了间宿舍,她在下面(项目驻地)宿舍,忙起来有时一连好几天都见不上面。但工作上有什么难处了,我们也会相互倾诉,再难的事情,有她在身边,我就觉得心安。”在妻子邹果看来,这个年龄正是夫妻俩该奋斗的年龄,她理解丈夫,也默默支持丈夫。

说起孩子和父母,夫妻俩表露出了愧疚。采访过程中,由于对家人的思念,邹果流下了眼泪,“孩子今年5岁,由爷爷奶奶带着,有时和他通视频,他会问‘爸爸妈妈你们怎么还没有回来呀’”,对于父母,刘邦有些故意不去,“都说‘养儿养老’,现在他们还帮我带孩子。希望他们能够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

在采访中,夫妻俩告诉我们,大峡谷隧道比起其他项目来条件还算好,到峨边县城坐车20多分钟,有时他们会到县城里吃顿饭、逛一逛,丰富生活。也许这是他们夫妻俩项目生活中最大的浪漫吧。

几天的采访,紧凑而充实,我们一路还听到了很多铁投双职工的幸福故事,有谈起和妻子结婚16年欣喜而自豪的丈夫,有盘算着新年结婚成家的准新郎,还有分享异地恋“保鲜秘籍”的男友……

不管是什么样的故事,都让我们有一个深切的感触,铁投人的爱,纯粹而质朴,或许只有只言片语,或许只是一个奔赴,时间穿越山川,相伴共白了头,蓦然回首,点滴之中镌刻情深。

铁投双职工的故事写不完,道不尽,纸短情长,留待岁月叙之

(文字:集团群工部 谢治民   集团团委 曹育维   川铁集团 李莉丹   川瑞公司 赵铖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