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铁投万里行 > 行纪

原来你是这样的峨汉

 

金口河大峡谷,西起乌斯河东至金口河,地跨四川省的乐山市金口河区、雅安市汉源县和凉山州甘洛县,峡谷区域盘曲嶙峋,沟壑交错,巨山如屏障,大渡河犹盘龙穿梭其中,而在这里却有两条路曾关乎民族大义、家国存亡,它们在中华民族最艰难前行的时候,以曙光的星火之力,同仇敌忾,血泪前行,助力着一个民族走出绝境,走向涅槃,迎来重生和新时代,这两条路就是为抗战而建的乐西公路和大三线建设的成昆铁路。血汗溶化千层岩,风枪打通万重山,前有“铁道兵”,后有“铁投军”,如今成百上千铁投儿女扛起“传承”的大旗,用坚守奉献在大峡谷中筑起了又一条注定不平凡的“铁军路”——峨汉高速公路。

驱车从汉源出发经S306公路到乌斯河便正式进入大渡河金口大峡谷区域,这里地处横断山东缘地壳强烈上升地带,两岸奇峰耸立,危岩凸起,飞瀑跌宕,形成令人瞠目的自然景观,这里也在2001年12月被正式批准列为“国家级地质公园”,而峨汉高速大峡谷隧道便要穿越这“地质公园”腹地,独特的地理环境决定了大峡谷隧道的“绝”,大峡谷隧道是峨汉高速的控制性工程,全长12.1公里,属于超特长隧道,受地质条件影响,大峡谷隧道需穿越瓦斯、岩溶、高地温等段落,极易发生岩爆、涌水、坍塌等,最大埋深近1944米,是世界最大埋深公路隧道。而在大峡谷隧道的山上便有抗战时24万民工修建的乐西公路盘旋于惊险万状之中。

1937年抗战爆发,日本帝国主义切断了东部沿海运输线,国民政府迁都重庆,此时亟需修建一条通往国际通道滇缅公路的运输线作为西部大后方抗战生命线,于是政府下令抢建一条四川通往缅甸的直捷通道——乐西公路。据史料记载,自1939年5月的路勘至1941年底,为了抢通乐西公路,政府共征集了川康地区彝汉等各族筑路民工24万余人,由于环境艰险、粮食短缺、积劳成疾等原因,致伤亡人数多达3万人,而乐西公路也因此被誉为“血肉筑成的长路”,这是数十万川人谱写的壮美乐章,堪为中国公路建筑史上最悲壮的一页。

沿峡谷驱车而上,来到峨边彝族自治县境内,穿梭岁月五十载的成昆铁路与大渡河动静相宜、相称相依,成昆铁路始建于1958年,1970年7月1日竣工通车,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成昆铁路是一项难度极大的工程,沿线地带被外国专家们称作“铁路禁区”,被认为是不可能修筑铁路的地方,但英勇善战的“铁道兵”就是在这深山峡谷里用血汗和智慧唱响了属于这支军队的传奇赞歌,也铸就了“逢山凿路,遇水架桥,铁道兵前无险阻;风餐露宿,沐雨栉风,铁道兵前无困难”的铁道兵精神。在成昆铁路旁,横跨在大渡河上的峨汉高速大渡河特大桥与成昆铁路上下交汇,古今共存,熠熠生辉,这是时代的相会,更是精神的相承。大渡河特大桥是峨汉高速公路上单跨跨径最大的连续刚构桥之一,全长456米,深秋时节站在桥上寒风凛冽,壮阔的大渡河急湍奔流,让人不得不对建设者心生敬意,正是代代建设者的智慧不断结晶,才能让天堑也能变成通途,而这种智慧的结晶,在峨汉高速体现得淋漓尽致。对比成昆铁路与乐西公路的辉煌历史,峨汉高速注定又是一条充满传奇色彩的“奇路”。

峨汉高速桥隧比高达87.4%,全线基本是桥和隧道相接,没有平地,称之为云端高速”一点不为过,在路上驰骋有一种触摸天的幻想,不得不令人惊叹真是人间奇迹工程。但大渡河金口大峡谷是中国唯一一处不对外国人开放的景区,因为这里是抗战时期重要的大后方军事基地,到现在还有许多军事遗迹,这便又给这座本身就深藏若虚的“地质公园”增添了一份神秘的色彩。

峨汉高速是首条通往小凉山彝区的高速公路,项目建成后将彻底结束峨边县、金口河区、甘洛县三地不通高速的历史,扶贫大道峨汉高速也起着连接小凉山腹地与内陆发达城市的关键作用,“交通+扶贫”让千年彝乡变成了丰盈小康。

近乎千年的人类生息繁衍造就了峨边丰富而厚重的民族历史文化,在漫长的历史轨迹中彝族先民创造了神秘浩渺的彝族毕摩经卷文化、经久不息的感人传说《甘嫫阿妞》等传世经典;被国内外广泛称为“中国百慕大”的黑竹沟森林公园是国内最完整、最原始的生态群落之一,大熊猫、羚牛、云豹、四川山鹧鸪等近三十种国家一、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在这里栖息繁衍,素有“世界鸽子树”的美称的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植物珙桐也集中分布在这里,峨汉高速坐拥着大自然最原始的绿和最纯正的蓝,而随着峨汉高速的建成,黑竹沟神秘的面纱也将慢慢被揭开。

从峨边县一路向北,便抵达峨汉高速的另一端——佛教圣地峨眉山,峨眉天下秀”,这里不仅自然遗产丰富,素有“植物王国”、“动物乐园”之称,并且文化遗产深厚,是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它与乐山大佛并称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随着峨汉高速建成,沿线将形成峨眉山-黑竹沟森林公园-金口河大峡谷景区的“旅游金三角”,进一步弘扬“两路”精神,打造文化旅游精品线路,构筑“快进慢游”的旅游交通脉络。同时,峨汉高速将在峨眉山罗目古镇打造省内首个集“吃、喝、玩、乐、游、购”于一体的“超级服务区”,加快构建“交通+旅游”融合发展新格局,届时将形成小凉山贫困地县串联成线,从而带动区域能源、矿产和旅游资源的开发利用,推动四川建设世界重要旅游目的地战略走向康庄大道,书写崭新篇章。

翻开黑白的历史画卷,今天的小凉山补充了“交通大动脉”的血液,就好比如今这山谷有了色彩,穿梭于崇山峻岭间那不褪色的“橘红”,是最美的点缀......

1950年到2020年,四川路桥从川藏线诞生,经过70余年的发展,如今在四川铁投集团的引领下形成了一支更强大的铁军队伍,不管什么天堑沟壑,不管什么大江大河,我们的路、我们的桥始终都能跨过去,我们就是这样打破了很多山川地貌的限制,也就改变了一方人的命运,峨汉高速的修建将还原大家对大小凉山这片热土的敬重,也将有助于推动地方经济发展和民族进步,推动新时代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

 

文字:四川路桥盛通(一分)公司 陶孝森 

图片:集团团委 曹育维   巴广渝公司  李皖浩